鲍勃·迪伦:不想得文学奖的歌手不是好诗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0-27 03:50

[摘要]如果有人告诉我,我有那么一丝希望获得诺奖,那我会认为这跟我能站在月球上的概率是差不多的。

鲍勃·迪伦,1941年5月24日出生在,美国摇滚、民谣艺术家。在高中的时候就组建了自己的乐队。 1959年,高中毕业后,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在读大学期间,对民谣产生兴趣,开始在学校附近的民谣圈子演出,并首度以鲍勃·迪伦作艺名。1961年,签约哥伦比亚唱片公司。1962年,推出处女专辑名为《鲍勃·迪伦》。1963年起,琼·贝兹邀请迪伦与她一起巡回演出。2016年10月13日,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青年时期的鲍勃迪伦

【意外:不想得文学奖的歌手不是好诗人?】

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评委将他比作像荷马一样的“最伟大的在世诗人”,认为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他的歌曲甚至被评委赞美为“献给耳朵的诗篇”。

佩戴“桂冠”的人从作家突然变成了歌手,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这一决定确实令人意外。有评论称,评奖委员会的决定只是为了“取悦群众”。苏格兰小说家韦尔什则表示:“我是迪伦的粉丝,但音乐与文学截然不同,我感到愤怒。”

尽管面对争议,但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达尼乌斯表态称,文学奖委员会成员对把奖项颁发给迪伦的看法“极度一致”。“迪伦享有偶像地位。他对当代音乐的影响深远。”

【歌词欣赏】

鲍勃迪伦Bob Dylan - Blowing In the Wind(答案在风中飘扬)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才能称之为好汉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一只白鸽要飞跃几重大海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在沙滩上长眠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炮火要横飞多久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它才能永远的消失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的朋友,那些答案就飘零在风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随风而逝

How many years must a mountain exist

一座山峰要屹立多久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才能被冲刷入海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人们要坚持多少年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才能得获得自由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一个人要几度回首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才能装作视而不见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的朋友,那些答案就飘零在风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随风而逝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才能看见苍穹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才能听到人们的哭泣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要经历多少次死亡他才会知道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太多的人已付出生命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的朋友,那些答案就飘零在风中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随风而逝

鲍勃·迪伦对于2016年诺奖的感言

我很抱歉,我不能到现场与你们一起共享此刻,但是我很确定收到如此盛大荣誉使我内心倍感荣耀。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我从来不敢想象或者能期待的事情,从很小的时候,我便已经熟悉和阅读那些被诺奖认可的伟大的文学作品:吉卜林、托马斯·曼、赛珍珠、加缪、海明威。其作品被陈列在学校教室、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在虔诚的读者印象中,而我现在加入了其中,这份喜悦让我无以言表。

我不知道,这些作家是否真的想象过自己能获得诺奖,但我猜当他们创作出一部小说、一部诗集、一部戏剧时,在很深的地方已经隐藏了这个内心秘密,这个心绪藏得如此之深以至于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如果有人告诉我,我有那么一丝希望获得诺奖,那我会认为这跟我能站在月球上的概率是差不多的。事实上,从我出生以后,几乎没有哪个获奖者是完全不受世人质疑的,我想我的获奖也会被归入到非常罕见的那部分。

当我在世界巡演过程中收到获奖信息时,我花了好一会儿去确认这个信息,我当时就想到了那位在文学史上拥有伟大形象的莎士比亚,我想他认为自己是一位剧作家,他认为他写的文字并非是进入文学,而是为戏剧舞台而生,是为了言说而不是阅读,当他在写《哈姆雷特》时候,他一定在想这些问题,“谁是适合演这个角色的演员?”“演出资金到位了吗?”“舞台现场足够容纳观众吗?”他的创作才华当然无可置疑,但他还是需要去关心这些问题,甚至在他脑海中最遥远的一个疑问是,“这是文学吗?”

当我十几岁大的时候开始写歌时,我开始对自己创作歌曲的能力有了一些认知,而对未来的期待也只是希望歌曲能够在咖啡厅或酒吧被人听到,最多是到卡内基音乐厅,如果让我梦想更大些,我希望我的音乐能被制作成唱片在电台播放,这真的是对我最大的褒奖了,拥有唱片在电台播放意味着我将接触到更庞大的听众群体,并且这将鼓励我一直按照自己的理想走下去。

是的,我有幸一直在做我为自己规划好的事情,我发行了几十张唱片,在全球举办了上千场大大小小的音乐会,我的音乐是我一生最核心的中心,我也感激在不同的现场演出中看到不同文化带给观众的享受。

但我要说,为50000人演奏和为50人演奏是完全不同的,50000人更像一个简单的角色,而50人却能呈现出不同的个性,他们能表达出更清晰的诉求,你必须付出自己最大的才能去征服他们,事实上,诺奖评委的数量比这还要少。

然而,与莎士比亚一样,我常常被音乐创作和日常杂事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精力,“谁是更适合唱这首歌的人?”“这个录音室更适合这张专辑吗?”“我唱的音准对吗?”400年过去了,有些事并没有变化。

并且,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我的歌曲创作是文学吗?”

要感谢瑞典文学院,不仅愿意去考虑如此复杂的问题,还最终给出了如此精彩的回答。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